容予_青江love

times that you took in stride

【石青】PUPA 后篇

【音乐家设定】
-

【慢热,没什么剧情】
-

bgm
-

【外语部分百度瞎翻,看个乐呵。】
-

——————————————
-

01
-

人的感情有时就是那么奇怪。
-

跳上舞台前,青江并没有过多的想法,聚光灯下的石切丸反而显得遥远。
-

进一步,看看这个弓弦下画出一片苍蓝海,画出云卷风狂的大提琴首席。
-

石切丸正抱着一捧捧花,紫眸移到一身叮叮当当响的青江身上,稍稍愣了愣,便是一笑。
-

青江心头一跳。
-

完了。
-

自诩撩遍大江南北而不变色的青江一瞬间变成红江。

-
-
-

掌声如潮水般
-

仿佛置身深海,鲸歌从四面八方传来,温柔而坚定。他从没有这样的感觉,想要和一个人乘着海风慢慢走下去,想要将一个人写成歌,一生唱着,恋着。
-

海底火山淌出热泪,灿烂耀眼的熔岩缓缓涌来。
-

“我——”
-

却觉唐突。
-

青江想了想,往兜里摸出一张小方巾,几下折成玫瑰递到石切丸面前。
-

他手指一松,玫瑰方巾在石切丸手中打开。

-
-
-

02
-

“vous avez volé mon ombre”
-

——你偷走了我的影子
-

字体漂亮而不花哨。

-
-
-

03
-

方巾背面印着一个酒吧的名字,Amour,石切丸背着一把大提琴便去了。
-

两只毛茸茸的古牧乖乖坐在一边,青江窝在角落,抱着一杯果汁。
-

“哟,来点喝的不?”青江咬着吸管,冲他笑笑。
-

“不了,来看看。”
-

“你是这儿的驻唱歌手?”
-

“嘛~算是吧。”
-

一时无话,酒吧灯光干干净净的,放着layla,台子上除了乐队标配乐器,竟然还放了架浅色钢琴,琴身上有歪歪扭扭几道刻痕:Nikkari Aoe。
-

“现在都不怎么弹了。”
-

青江随意靠着,跟着往钢琴那儿看了一眼。古牧从桌下探了个脑袋过来,青江往毛上揉了一把,蹭得心痒痒。他视线又回归石切丸,只觉一大男人竟然更撩人。

-
-
-

“先生,您的果汁。这是咱们店的小赠品。”
-

石切丸看着面前一杯小巧的……草莓奶昔,还有这小哥一脸真诚推过来的小盒子,刚想开口道谢,身旁青江像过电了一般跳起来,一个“操”字儿蹦出口,飞快把盒子收到桌下。
-

“咳……喝吧,我们家活动。”
-

青江耳根微红,扭过头去。
-

小哥朝青江挤眉弄眼:大哥你这时候矜持个啥
-

青江眉毛一抬,嘴角一勾:滚。
-

小哥:万一人家就喜欢大胆带劲儿骚浪……“嗷!”
-

青江拍拍腿,示意那只古牧可以松口了。
-

一脸肆意张狂在转头面对石切丸时全咔吧咔吧掉下来,成了凝满情谊的明媚笑脸,即使对方是个喝着草莓奶昔的大男人,即使自己手里攥着盒“超薄轻盈型咳咳咳”。

-
-
-

04
-

“我发现……”
-

“你那时怎么这么矜持。”
-

石切丸一顶腰,青江刚想接的话便卡在喉咙里。
-

“呜……操,我怎么知道……你早认识我了。”
-

石切丸轻笑两声,扣着青江后脑勺,印下深深一吻。
-

青江环着对方脖子,大胆而热情地与恋人纠缠,唇齿间发出轻微水声。这世界似乎只剩下了光和热,还有彼此的心跳声。
-

“我老师叫你世纪天才。我在想啊,到底是个什么人物,才能让那老头念念不忘十几年,以至于带着我装成乞丐摸进你们大院,听你弹琴。”
-

石切丸和青江鼻尖相碰,低声说着,声音像大提琴一般沉稳温柔,同时他缓缓送着腰,引得怀中人又一阵轻喘。
-

“那时身旁的盲人老妇说,你让她看见了光明。”*
-

“青江,无法形容那种震撼。”
-

石切丸闭上眼,笑意加深,“老头当时近乎流泪,却不敢上前,混着菜贩清洁工退出来,说是恐惊天上人。”
-

“他告诉我,这才是真正艺术家该有的样子——”
-

他贴在青江耳畔,呼吸扬起一些碎发。
-

“……什么样子?”

-
-
-

“他的赞词早忘了。”
-

“青江,我只记得你的样子。”
-

石切丸缓缓道。

-
-
-

05
-

够温柔……也够能折腾。
-

青江扶着腰往外走,先前眼泪鼻涕都流了一把,哭着求着丢脸丢到家。想点根事后烟发现没烟没火,还嗓子疼。
-

夏夜虫鸣,暖风把房间挂的风铃吹得叮当响,一盏小灯盖不过满天星斗璀璨。前方不远处的湖面黑沉沉的,映出天穹的星和弦月。
-

他刚向前迈一步,身后一股力道便让自己腾空起来。石切丸将他拦腰抱起,走到湖边小船上。
-

石切丸将青江小心放在身侧,顺手给加盖了件外套。
-

两人并排仰躺着,船随着水波来回轻晃,岸边人家灯光微弱,让青江以为,这片天已足以照亮整个湖面,整片海。
-

深海的声音从天上来,悠长而温柔,像在呼唤着人回归本我,水上人却仿佛将要起飞,乘着巨型鲸,往风吹去的地方。
-

“我给你唱首歌。”
-

青江枕着手,一时兴起,哑着嗓子分外勾人。

-
-
-

“Love of my life——”
-

他任尾音散在空中,见石切丸捞过船头的吉他时,眼睛微微睁大。
-

吉他侧边刻着两行字:

-
-
-

06

“Peu import ou vous êtes,
vous me toujours manquez.”
-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想着你。

-
-
-
-
-

END

“你偷走了我的影子,不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想着你。”——《偷影子的人》

石切丸刻这行字也是对当年青涩小青江的回应。

*源自以前听过的一个钢琴家的自述(是不是陈萨啊……),记不太清,说她在国外演出,有一个盲人听完很激动地拉着她手好像还塞给了她七八个硬币,盲人很穷,但不妨碍真正被音乐感动。

学琴十几年,没什么创作天赋,但音乐这种东西早就刻在骨子里了,生活再操蛋也不能活得机械麻木。

感谢阅读w。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