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予_青江love

times that you took in stride

【石青】freiheit (一发完)

【极限运动员设定】

bgm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剧情】

【写到后面无法控制中二】

.

.

“石切丸。”

 

他笑,浅金色双眸融进星海。

 

高空风渐止。时间变得黏稠,天宇画出星轨,吵嚷了半个世纪的海关报钟也至迟暮。青江张开双臂,在庄严钟声里向后倒去。

 

石切丸瞳孔一缩,疾风骤至,疯狂撕咬着他裸露的皮肤,舔食脆弱的眼球。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仍然倔强地伸出手——

 

青江……!

 

-

-

-

 

“喂——”

 

狂风渐息,尖啸尾音被窗外莺啼收入。石切丸眨了眨眼,夜色正浓,榻榻米承着两个人的重量。

 

他的怀中是一个温热的,略显单薄的身躯。

 

“勒死了,别抱那么紧。”

 

青江靠在石切丸肩颈处,声音闷闷的。

 

石切丸轻轻呼气,松开一只手,拨开苍青色的发丝,往恋人的额头印上一吻。

 

-

-

-

 

20岁的青江有了极限运动员该有的一切品质,他足够强大,足够机敏,足够无惧死亡。

 

笑面之名随着翼装飞行席卷全球。他从5000米山巅一跃而下,以每小时200千米的速度画过山脊,吹开寂静冰雪。他身披两届世锦赛冠军的荣耀轻巧穿越天门洞,被誉为又一人类奇迹。他握着一把玫瑰花瓣从都市高楼向下倒去……

 

“笑面先生……你跃下的一瞬间在想什么呢。”

 

20岁的青江笑了,变戏法般递给小记者一支鲜花,回应了她这个本就不期许得到答案的问题。

 

他享受与死亡竞速时的极致爆发。

 

一年后的他分外洒脱地一扬手,手中不再是热情奔放的红玫瑰,而是签证上十几个国家美妙的标识。

 

“我要退役了。”青江握着签证,“For love.”他声音含笑,一如既往,带着要命的吸引力。

 

-

-

-

 

他们在昭通大山包峰顶拥吻。

 

山岚划过指尖。青江和石切丸十指相扣,额头相抵。

 

“记得看着我。”青江道。他眼眸半合,阳光沉进那浅金色海洋中,唯有对方身影映刻时,才能掀起涟漪。

 

这将是他的退役演出。

 

直升机停在旁侧空中,青江松开手,向后退了一小步,张开双臂,“准备好了吗,亲爱的石切丸先生。”

 

高大的青年手指轻颤,终而也向后小退半步,眉眼一弯。

 

-

-

-

 

他从来不愿将青江束缚在所谓的“安全”中。任何人也不该以爱为名,撕碎对方的自由。

 

高原阴晴转瞬变化,雾霭像海浪一般卷来,青江就这么笑着,扎入云海。浅金色眼眸此刻亮得惊人,他以身为刃,小小的人影一往无前,顷刻间开出一条世间无二的航线。

 

氤氲雾气缓缓流转,合上退路。光影在赤金翼装上迅速交叠,明暗斑驳,如生命留影。时间快进,一块块嶙峋怪石从雾间突刺,尖刀直指飞侠面颊。青江压下重心,画出凌厉张狂的弧线,身侧高速掀起的气流甩向石壁。

 

风声轰鸣,绝巘俯首隐落。

 

“石切丸啊——”他饮狂风,咬出无声的音节。

 

“青江。”他站在山顶低喃,看苍青色信号烟劈开云帘。

 

听得见彼此的声音。

 

云雾不舍,留下惜别的尾迹。青江旋身挽了个花,阳光倾泻下来,抹去杀伐之气,谷中海子扬起一层耀金的波纹,数千只黑颈鹤引颈轻啸,鸟羽拂过水面。

 

山下的人在欢呼叫好,青江打开降落伞,极速奔袭的时间便“砰——”地一声停下来,缓缓的,温柔的,让利刃归鞘。他轻轻侧头,看着一旁山路上带着斗笠的老人冲他一笑,小鬼头指着他大喊“蝙蝠侠”。他一手握着绳线,飞快咬开两个信号棒,浅金与浅紫的信号烟摇摇晃晃,一路延伸到草甸中。

 

天地山川稳定下来。

 

“谢谢。”青江脱掉了翼装,极有风度地朝送花女孩儿们欠身微笑,他将玫瑰放下,冲围来的媒体笑了笑,“抱歉,稍等。”

 

他转身,往直升机小跑过去,草与鞋底摩擦,发出细碎轻响。那个妹妹头的青年就在不远处。

 

“怎么样?”青江终于停在对方面前,高空风微微吹红两颊,他狡黠一笑,舔了舔嘴角。

 

悄悄索个吻。

 

石切丸失笑,拉过对方手腕旋身一带,背对长枪短炮印上了一个深吻。

 

尽管他们面前是几百双鹤的眼睛。

 

-

-

-

 

土耳其。

 

“石……石切丸先生,请问是因为你,笑面先生才放弃翼装飞行吗?”

 

青江看着热气球下气喘吁吁的小记者,和一旁忙着收拾的恋人,笑着抬手,指尖伸缩,咻地递出一玫瑰。

 

他竖起食指,轻声道:“我找到了更好的生活状态。”

 

“没有归宿的时候便想证明自己活着,存在过。天空是只属于我的战场……嘛,现在不同……诶诶诶我还没说完。”

 

石切丸揽着青江的腰,一个巧劲将他送到身后。

 

“那……笑面先生,你不断进行如此危险的极限运动,石切丸先生有阻止过你吗?”

 

“这是他的生命,我为什么要强迫一个独一无二的人活成大众眼里的样板——虽然你要是再给今剑普及夜间运动姿势,青江……”石切丸搂着恋人,笑得有些危险。

 

记者小姑娘拿着那支玫瑰有些无措,她身后陆续跑来来晚的其他记者们。热气球轻晃,慢慢升起。石切丸回头,抚过恋人侧脸。

 

天上地下,他的青江都带着致命的诱惑力。

 

他们笑着,拥吻着,终化作剪影。

.

.

.

————————————————————————

END

大概就是想抒发点什么发现并没有卵用,心结解不开也没法解。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