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予_青江love

times that you took in stride

【石青】目成心许(一发完)


【战后设定】

-
【咖啡店主石切丸×PTSD患者青江】

-
【微意识流,剧情相对无趣】

-
BGM

-
-
-

————————————————————

-
「Times that you took in stride.」

01

他拨弄着小匙,隔着玻璃杯看着气泡上游。

海风灌了进来,绕堂一圈。

和式风铃叮叮当当地响,伴着不远处驻唱歌手一曲"And then you",说不出的缱绻温柔。

"青江?"

青江抬眼,金色眼眸失焦,尽是掰碎的光斑。

"有哪里不舒服吗?"

唇瓣开合。

他记得这个认真而令人安心的人,他记得那些情感,像喝醉酒一样窥视着夜幕海滩,温暖得不真实。

气流穿梭着,陡然加速。舒缓的音乐跟着站了起来,却踩不上节拍,混在晶莹的玻璃碎片中狂笑不止。

青江不受控制地倒下。

"喂,听得见吗!青江!"




02

青江睁眼,浅灰色的画面,自己面前是个叼着烟的年轻人。

墙上的日历定格在1935年。

"年龄?"

"18"

中尉抬眼看了眼面前的男孩,轻笑一声。

身子骨纤瘦精致,长发用劣质皮绳束了一转,脸蛋倒是挺水灵。明明是个未长开的少年模样。

青江挑眉,凑近军官,眼底七分调笑三分冰冷,"怎么,是挑人上飞机,还是挑人上床啊,长——官?"

尾音撩人得很。

中尉不语,盯了档案半晌,一口香烟悠悠吸进肺部,又很不客气地喷在近处青江的脸上,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别杵这儿,给我入队训练去。"

青江勾起嘴角,右手两指抬起虚点眉间,敬了个礼。




这将是最后一次见他。
-

青江如是想着,有些无奈地撇撇嘴,站直了身子,手势变为标准的军礼。
-

画面定格,老式挂钟不规律地摆着,传出肖邦第一叙事曲末端华丽而决绝的乐调。
-

"别去。"
-

"为什么。"他没回头,赌气一般。
-

雾涌了上来,他从没能看清身后人浅紫色的眼眸。

-
-
-

"别怕。"那人轻声道。

-
-
-

03
-

青江猛地回头,灰白的画面碎裂,纷纷扬扬模糊了视野,紧接着是密集的炮火声,与拉长的战机轰鸣声,仿佛一声嚎哭。
-

有一个女童的声音穿了出来,直直冲出了战场。她在高唱波兰国歌。
-

波兰没有灭亡。
-

"只要我们一息尚存,波兰就决不灭亡。"
-

青江坐在自家"老情人"P.11里,超重和失重感早已被战意取代。华沙满城尽是血与灰烬,全城的收音机又是那么整齐划一地,放着他们的国歌。
-

波兰的利刃就该上战场。

-
-
-

几十架老式P.11沉默地升起。华沙的夜空里,是近2000架敌机。
-

"哈,幸好我前天偷了口安冽丝的酒喝,她那调酒技术一绝!"有人笑道,顺带亲吻了一下颈间的十字架。
-

"楼下那家面包店也该换个装修了。"有人接道。
-

中队长咬着烟卷,耳钉与微卷的金发一起被火光映亮,发音一如既往地流氓,"女人都能上战场,你们聒噪什么劲?有命喝酒没命滚蛋。"
-

"现在,管好你们的P.11老婆们,这一战——"
-

"不为功勋!不为财富!不为狗屁的人生理想!"
-

"——我们,为国而战。"

-
-
-

青江已经听不见炮火声,也听不见机翼破空的尖锐长啸。
-

黑色手套下的十指早已磨出血,8发子弹给他的驾驶舱开了几个弹孔,热浪缓和了疼痛却加深了麻木。
-

他记得每个人的最后一句话,他狠下心来将它们和着血咽下。
-

他在中队长如漫步般与指挥机对撞后,目不斜视,俯冲进茫茫敌群,带着一身的骄傲。

-
-
-

"波兰决不灭亡。"
-

多么主观而自负的话。
-

青江笑着,费力地把自己刨出机舱,踉踉跄跄地向前走。
-

头发被粗暴地扯住,一个顶膝,青江便软软倒到地上。满口的血腥气,污了这面前的土地。
-

他把十指嵌进泥土。
-

眼前德式军靴擦得锃亮,青江撑起身,眉向下一压,笑得戾气十足

-
-
-

"Steckdosefi**er."
-

青江蹦了句地道的德语脏话。

-
-
-

04
-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到来。
-

他睁眼,身下的泥土不知何时变成了一面镜子,广阔无边,远处阳光铺下来,由暖黄到浅蓝层层渐变。
-

形形色色的人成为了一道静止的剪影,他的P.11安静地守在身后。
-

青江的手穿过镜面,与另一只手紧紧相握。
-

他凝神细听,便是万籁俱寂,唯有对方的心跳声。
-

咚咚——咚咚......

-
-
-

"青江,我在这里。"
-

"一直在这里。"

-
-
-

"我想回去。"
-

青江把脸埋进镜面,黏着的液体让他几近窒息。
-

比血还温热的液体滑出眼眶。
-

他于这片镜面海中看到了战机翱翔,披着璀璨星光,老掉牙的收音机里断断续续放着波兰国歌,一群人挤在机舱里,喝着朗姆,聊着姑娘,向青江笑着敬了个二指礼。
-

然后人影重重变换,最终成为褐发紫眸的石切丸。
-

任周遭星夜白昼几番变换,两人十指相扣,没有一方退缩。

-
-
-

"石切丸,我想回去。"
-

青江哑着嗓子,一字一句说道。

-
-
-

05
-

风铃声轻轻浅浅
-

傍晚的海岸线被落日拉出一道温柔的粉色,驻唱歌手拨弄着吉他弦。
-

"石切丸。"
-

"我在。"
-

石切丸凑过来,吻上青江的双唇,承载着难以估量的珍视。

-
-
-

我们终将于战后重逢。

-
-
-

END

那句德语,咳,就是....x插座,的意思

(喂第一次看我真的笑出声,很别出心裁啊)

嘛这篇非常,非常的难产,删删改改实在写不出二战的感觉,只能强行"意识流"...

然后摸不到电脑排版也就只能这个鬼样子。

唉…

评论(1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