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予

you've had a long flight.

【石青】encounter(一发完)

【鸮鹦鹉石x动物学家青】

【突然犯病】

【糟糕的讲故事能力,以及→bgm

 

——————————————————————

 

嗡嗡的声音逐渐变大,而后停止。

 

片刻后,鸣叫声再次响起,像某种信号接收器的脉冲电流,低沉浑厚,如潮声渐渐高涨又委婉归回,欲语还休,和月色纠缠着流过整片森林。

 

很难想象这是鸟类的叫声。

 

脚下树叶的沙沙声不影响聆听这些小家伙的求爱讯号,它们吞下一口凉风,用胸腔全力鸣叫,就像在奋力拖拽着这个即将抛弃它们的,渐行渐远的世界。

 

青江拨开枝叶,露水沾湿了他的袖口。他并不知道这只鸮鹦鹉离他还有多远。这种可爱的极危动物不擅生存,却擅于一口气叫上几个月降脂减肥吸引天敌——及少得可怜的理想伴侣。

 

而风能将它们的呼声送到5公里外。

 

叫声的频率突然变换,青江下意识侧头,眼神正正好飘进草垛里,那儿神奇地杵了一只鸮鹦鹉,和他四目相对,扇了扇小翅膀。

 

"哟,石切丸。"他笑道,小跑到它跟前,半蹲下来。他轻轻挠着鸮鹦鹉后颈的绒毛,小动物的体温和脉搏简直是世界的秘宝,撩得人心痒痒。

 

"这个月有没有找到伴儿啊?"青江伸手,让石切丸顺着蹦哒到他肩上。

 

他看着石切丸身后布置得雅致大方的窝儿,一片雌鸟的毛都没有,揉了揉它为鸣叫而瘦下去的小肚子,又好笑又发愁。

 

"你这个小雏鸟儿啊~"

 

活像在操心嫁不出去的闺女儿。

 

 

 

 

 

作为世上唯一一种不会飞的鹦鹉,鸮鹦鹉体型冠绝同类。它们不会逃跑——跳到树上还有很大概率掉下来摔个高位截瘫,也不会搏斗,寿命奇长却很少安然逝世。这种两手捧得下的小胖子,生生活成了传奇。

 

"石切丸啊,要不要我传授点儿……夜间运动知识,也许妹子更喜欢实战派对吧~"青江托着石切丸在四周转悠,不时摘点儿花果投喂。本着鸟人语系不同,青江学术地分析了上下前后的优劣。

 

石切丸乘着这趟低调的车,羽毛不时糊过身侧人的脸,青江的步伐带来轻轻颠簸。他看着月光撒进那对浅金的眸子里,亮亮的,带着自矜而撩人的笑意。

 

 

 

 

他们很早相熟。

 

老天给青江开了一条坎坷的路。不是富贵生,不是惊才资,虹膜异色症少年在这个十八线小城市不受待见,为生存还得卖报送奶拜师学艺。小流氓们将他追打进了小树林,擦擦鼻血,正好接住了从树上摔下来的,毛茸茸沉甸甸的石切丸。

 

极危动物,一身漂亮罕见的绿色羽毛。

 

拿上黑市可以卖个好价钱。

 

他双手捧着鸮鹦鹉,眨了眨眼睛。鸮鹦鹉伸出翅膀,极温柔地蹭过青江脸上的血污。

 

青江将石切丸放回树上,叹口气。

 

后来有了很多次的相遇,他们在雨中寻找庇护所,他们在清晨描摹朝雾,他们坐在一起看着成片火烧云慢慢展开,慢慢熄灭。

 

青江带着他绝佳的夜视力,一路过关斩将,成为了一个东奔西走呼吁国家公园建立的动物学家。千奇百怪的小动物走进他的视野,不知为何,唯独这只濒危的大鹦鹉让他感到心安。

 

露宿野外被一只小动物保护的安全感……仿佛游子吃到妈妈寄来的辣椒酱的亲切感……车友聊天会相视一笑的愉悦感……

 

青江看着石切丸的小眼睛,及时打住自己豪放的联想。

 

"行了,下车吧。"青江绕了一圈,掂了掂肩上稍沉的分量,回到石切丸的窝儿跟前。他蹲下身,顺势将头轻轻靠在石切丸的绒毛上。"窝搭得好,歌儿也唱得好,简直像神官一样——这么说你该不会是性冷淡吧……诶诶诶别打脸啊。"

 

石切丸突然开始用力扑打翅膀,发出凌厉高亢的叫声。青江连忙一只手稳住它的身子以防它摔伤。不料它扑棱得更激烈,仿佛是急着上厕所横冲直撞剥开人流的猛士。

 

青江失笑,"得得得,小祖宗你——"

 

"砰——"

 

 

 

 

 

瞳孔收缩。

 

肩颈瞬间的疼痛在冲力后传来。

 

一颗子【啊啊啊】弹破开风墙,高速摩擦生成的高温扭曲了附近的空气。热浪【啊啊啊】叫嚣着,伸出手抓往他的太阳穴。

 

可是。

 

他爬起来,顾不得嗡嗡作响的左耳,往那团绿色羽毛冲去。"喂!石切丸!"

 

难以想象石切丸是如何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如何将体重十几倍于他的青江,一脚踹开。

 

他抱着毫无动静的鸮鹦鹉,脑子里一瞬间闪过无数画面,夜色中偷猎者看不见被石切丸挡住的人头,风雪晴雨里一人一鸟悠然落拓的身影,宛如咏叹调一般的庄严鸣叫,以斩断岩石般的气势赢下地盘的石切丸,还有轻柔擦去少年血污的羽毛……

 

 

 

 

 

顾不得追击偷猎者,青江紧紧握住石切丸的手。

 

……手?

 

他瞬间仰头。

 

青年睁眼,眼尾纹样殷红,紫色从黑色海底升起来,由一种空濛的神性慢慢凝结出人的气息。

 

"青江?"石切丸盯着掉线状态的对方,笑了起来。

 

字正腔圆没有任何鸟类口音。

 

他理了理绿色的一身神官服,握着青江的手腕将对方带入怀中,一气呵成极其自然。

 

 

 

 

 

"石切丸啊……我有吻过你吗?"

 

"我想你应该没看过什么青蛙王子美女与野兽。"石切丸失笑。

 

他低下头,轻轻碰上对方被凉雾润湿的的唇,看着青江的耳尖迅速变红。

 

"现在有了。"

 

 

 

 

 

END

 

微博一个小视频甜到牙疼....乘着甜劲儿强行写剧情。

颓废人生。

想吸啾。


评论(13)

热度(79)